您的位置:首页 > 政法文化 > 随笔感悟 >
19年前的扶贫往事
www.bobcarsonphotography.com 】 【 2019-02-13 15:43:33 】 【 来源: 四川法治报 】
  赵兴军(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综合处副处长)

  我心里十分不好受,暗暗发誓,一定要将吃水难这个涉及老百姓生活的大事解决好。

  说起扶贫,最刻骨铭心的还是那次持续8年的帮扶。

  那是1999年,也是我部队转业到地方中院工作的第二年。院里按照安排要对某革命老区东新乡进行定点扶贫帮助。因该乡人畜饮水严重缺乏,院长安排我牵头去拍一个专题片,为其改变缺水状况争取更多帮扶资金。等我驱车近10个小时到达该乡,得到的情况简直让我目瞪口呆,实非所料。乡场几百人用的一口水井,早已杂草丛生,我终于明白了“枯井”的含义;一个壮劳力耗时半天才担回一挑水,乡上居然还有人以挑水卖为生;在乡派出所还了解到该乡因争水发生了多起刑事、治安案件和民事纠纷……我心里十分不好受,暗暗发誓,一定要将吃水难这个涉及老百姓生活的大事解决好。

  在拍摄专题片《水的呐喊》过程中,我经常帮电视台记者扛10多公斤重的摄像机,几次差点摔下深沟。一位叫不出名字的村主任硬是要帮忙背拍摄器材,我们婉言谢绝了,我们希望真实感受山区人民的生活,这样才能拍好片子。7天时间里,我们走了200多公里山路,每天工作到伸手不见五指,在一个小饭店的台球桌上睡了6个晚上,一天只吃两顿,还都是面条。后来,专题片发挥了巨大作用,院里干警和一些单位观看后深受感动,主动向东新乡小学和铺设引水管道捐款、捐资,较好地解决了小孩读书和人畜饮水问题。

  之后的7年多时间里,我先后40多次,耗时上千小时深入东新乡所有村社,或搞引水、扶贫调研,或走访、慰问党员,或到学校发放院里捐资的“育人奖”“优秀学生奖”(我自己也帮扶了一名学生),或查看扶贫项目落实情况。每次去我都是睡5元一间的硬板床、吃两元一碗的面条,从没有花过乡上和老百姓的钱。

  记得一次我和院长到东新查看某小学危房,早上天没亮就从乡上出发,经过3个小时的停停走走(路烂,经常推车),车到机耕道尽头,又步行2个多小时去看学校危房后,已是下午两点。准备回乡上研究维修事宜时,车却发不动了,修了3个小时也没修好。手机没有信号,村上也没有哪家安了固定电话,真的是叫天天不应。没有办法,我们只好摸黑步行到一个5公里外的烤烟收购点打电话求救。最后,我们搭乘一辆破旧的农用车回乡上,几次差点簸出车厢,手抓肿了、脚碰破了,回到东新已是晚上11点过,全天粒米未进,小旅馆老板起来为我们两人下了碗面条。像这样的经历,我一年要遇上一两次,但好像已经习惯了似的。

  之后7年,我先后为两国贫县村民、特困职工解困、特困学生入学、特困军烈属、复退军人和东新乡治水、修路、建校等捐资5000多元。由于我前期工作扎实、后期督促落实,院里筹资60万元为东新乡帮建20个扶贫项目,解决东新街村2000余人饮水问题,修水渠21公里,确保了1510亩旱田的灌溉,修建整改5所村小,加宽改造和修缮32公里的乡、村道路;捐资帮助41名失学儿童重返校园。

  2008年,我调往省法院工作,一直走在扶贫路上。
编辑:本站编辑

热购彩票可靠吗简介 | 版权声明 | 投稿须知 | 联系电话:(0830)3109969 |

蜀ICP备18017738号-1 热购彩票可靠吗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者必究

地址:四川省泸州市大山坪市委政法委 邮编:646000